欢迎来到甘洛宣传官方网站

甘洛宣传

当前位置: 首页 > 甘洛概况 > 人文社会 >

人文社会

         甘洛境内山峦叠嶂、沟壑纵横,自然风光雄奇壮美,名胜古迹声名远播,历史文化浑厚凝重,民族文化绚丽多彩。彝族谚语“石沉水塘不回还,人到甘洛不回还”,形象地刻画了旧时甘洛的双重个性—山凶水险、交通阻塞、部落林立,人一旦进入便势难生还;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人一旦搬进便不愿迁出。彝族谚语“汉族首都大,彝族甘洛大”,则从一个方面印证了甘洛在凉山乃至整个彝区的知名度。

浑厚凝重的历史文化

         单从民族文化的视角考察甘洛,甘洛长期以来一直处于民族核心文化的边缘――远离中原文化;大山的阻隔又弱化了彝藏文化的内聚力。因而,在岁月的长河中,在经典的传说和散珠碎玉般的史籍里,甘洛在文化上扮演的角色具有双重象征意义,即神秘而遥远。

        甘洛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据有关史料记载,早在2000多年前的汉武帝时期,西汉王朝就在甘洛境内设置了县级治所,直至明兴而罢;若从牦牛道(亦称灵关道、清溪道、南方丝绸之路、藏彝走廊、西南民族走廊)算起,甘洛有人类活动的历史还可上溯到公元前4世纪的战国时期;若以彝文古籍《勒俄特依》对吉日坡的记载而论,甘洛的历史还可推至远古的洪荒时代。与此相关联,甘洛至今保留着难能可贵的历史遗存。

        清溪峡。地处坪坝乡境内,南北走向,全长5公里,灵关古道沿峡底穿峡而过。因唐代川西节度使韦皋为通好南诏在峡内设置清溪关(有学者认为此关即为汉之灵关)而成为境内名胜。峡内植被茂盛、水流淙淙,古庙宇遗址、古兵站遗址、石桥、马道、双狮眼、飞观音、断头崖等景观以及两侧6座3000米以上的险峰,让人充分感受到自然和历史文化的双重神奇。灵关古道清溪峡段是国内仅存的年代最久远、保存最完整、路程最长、马蹄印最深的古代青石板路。现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唐代大定城遗址。地处坪坝乡境内的坪坝至瑶厂之间。据香港历史学家严耕望教授考证,此处为唐代大定城遗址。

        海棠古镇,因城廓形似海棠叶而得名。唐代前称达士驿,明代在此设千户所。曾为灵关古道上的重镇,因曾一度庙宇众多,被称为成都出南门外的第一座庙林古城。清雍正7年筑土城,设都司署,道光十八年另修砖质城墙。城内现有庙宇一座,石狮、石刻、浮雕装饰文物数件,囚禁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民房一间。1935年5月,红军著名将领左权、刘亚楼、张爱萍曾率部攻克此城沿灵关古道清溪峡完成奇袭大树堡掩护红军主力强渡大渡河的任务。现为州级文物保护单位。

        古灵道县遗址。地处阿兹觉乡境内。史料记载,汉武帝曾在此设立灵道县治所。

绚丽多彩的民俗文化

        民改前,甘洛存在着其它彝区鲜见的一种社会现象,即在方圆百里的县境内,以自然河流为界,以十分集中、极其邻近而又相对隔绝的方式,“三足鼎立”般地并存着三种社会形态――完全封闭的彝族奴隶制社会(东南部黑彝奴隶主统治区)、半奴隶半封建制(农奴制)社会(东北部土司统治区)、资本主义萌芽期封建社会(海棠、田坝等政府保甲长统治区),堪称人类社会进程的缩影、人类社会形态的博物馆,从而使“三里不同俗、五里不同风”的民俗文化在甘洛显得尤为突出。

        甘洛的苏尼文化底蕴深厚。甘洛河以南的彝区曾是著名的“苏妮之乡”,在凉山有“不到甘洛尼祭(彝音)的苏尼不是好苏尼”的说法。而苏尼文化是凉山仅次于毕摩文化的彝族神巫文化。

        甘洛的民歌民乐和民族体育享誉州内外。彝族的月琴、马布独树一帜,拥有国内顶级的月琴手,竖笛更堪称独门绝活;甘洛是全国体育先进县,群众性民族体育活动常年开展,彝族磨尔秋曾被全国少数民族运动会列入表演项目。甘洛还拥有省内一流的民族式摔跤手和举重队。

        甘洛的彝族语言丰富而独特,除阿都方言外,凉山其他彝区的方言,都在甘洛境内使用。不仅如此,甘洛还有作为独立方言列入彝语系统的田坝方言。

        甘洛乌史大桥一带的彝风彝俗,更是甘洛民俗文化花园中的一朵奇葩,至今无人揭开她神秘的面纱。该地区彝民家里供奉的神位与汉族相似,传统就餐多用碗筷,住房呈丁字形,服饰与语言独特;其女子服饰色彩没有凉山大多数地区彝族通常用的红黄蓝黑,图案没有大块的连续纹样,而是采用的浅色底上绣花或染小碎花的图案,且长衫总要绾在腰上……;酷爱唱山歌,但又拒绝外人录音、采风;村寨大多建在“鸡鸣云中,犬吠天闻”的绝崖峭壁之上。这种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和彝族风情,形成了大渡河悬崖村寨的无限风光。

        甘洛的饮食和服饰文化颇具魅力。甘洛苏雄一带的杆杆酒味美香醇,是彝民族待客的佳品。甘洛砣砣肉、豆渣菜、酸菜汤因烹制工艺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风味。甘洛的黑白擦尔瓦、白彝服饰在凉山彝族服饰中别具一格。

        甘洛有极富传奇色彩的名人文化。因镇压太平天国运动,活捉石达开而被清政府授予土游击、钦赐二品顶戴、带刀侍卫、紫光阁绘像的岭承恩;因不愿做亡国奴,客死他乡的国民党辽宁省主席诚允;国民党中央立法委员、27军中将副军长、民国时期即在彝区发展现代学校教育、著《倮情述论》用汉文向外界介绍凉山彝族风情的彝族末代土司岭光电;著名表演艺术家卢奇等。

        甘洛还有仅在甘洛完整保留、顽强生存的濒危文化――尔苏文化。在甘洛有一部分自称尔苏的藏族,他们的文化作为一种古老的濒危的文化现象,正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关注。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派来甘洛研究尔苏文化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教授、国际知名民族语言学家孙宏开先生指出:“尔苏人拥有比东巴文字更原始、文字发展更低级的图画文字――萨巴文,其童话挖掘出来不比安徒生童话集逊色。”其服饰文化、民俗文化、民歌民乐独具特色,值得认真研究和保护。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新浪微博

新浪微博

扫一扫 传递身边精彩